想努力产出的言心

【云次方】你就不要再想起我

#虐!是虐!慎入!

#BE!是BE!慎入!

#一发完

#心血来潮型写文选手,想要一点儿评论(小小声

#我写的嘎子可能有点软了……但是我感觉这种情况下人可能就会多愁善感一点……(不狡辩了就是ooc对不起orz

#我平常不怎么在tag里看虐文,如果有撞梗那我只能长叹一声同道中人

#拙劣地模仿了嘎子的嘎言嘎语不是我语文不好

#此文中的一切都是我瞎编的,他们依然幸福平安

——————————————————


  

  我叫阿云嘎。


  这名字不奇怪,在我们蒙语里是闪电的意思。


  我有个男朋友,叫郑云龙。


  我俩都是音乐剧演员。


  我和大龙是大学同学,我们大学盘了个戏,在里头演了一对情侣,演着演着,就演成真的了,这一真,就真了十多年。


  他大学的时候就有一些坏毛病,比如抽烟,我总不许他抽烟,他也知道这坏嗓子,渐渐就不抽了;又比如喝酒,我不喝酒,每次都要负责把醉龙“请”回宿舍,后来工作忙了,我们俩总天南地北地跑,没人任劳任怨地接他回家,他渐渐喝得也少了。


  但是,


  我觉得大龙最近变了。


  他可能有点讨厌我。


  有天我太困了,睡了一觉醒来发现我的生活用品全不见了,估计是大龙给我扔客卧去了。我有点懵,我好像也没有做什么事让他生气呀?但是他红着眼睛努力把我的衣服从我们共同的衣柜里分辨出来再拖出来的样子特别可爱,他一激动就容易红眼睛,跟小兔子似的。


  打住。我得先弄清楚他为什么生气了。


  “大龙?怎么回事儿?怎么把我东西都丢了?”我迅速摆出了诚恳的认错态度,不管我有没有错,对象生气了就是我的错。


  大龙没理我。


  “大龙?大龙?”我又叫了好几声,他充耳不闻,看来这次他是非常生气了。


  我正打算过去给他撸撸背消消气的时候,大龙突然往床边一坐,破口大骂:“biang的,嘎子,别tm缠着我了行吗?”


  我一听也气了,你说我这什么都没干就睡了一觉怎么醒来还被对象劈头盖脸一通骂,脾气再好也得暴躁。不哄了,他爱咋咋地吧。


  大龙还骂骂咧咧的,整张脸都憋红了,他从床头摸出一包烟,打火机噌地一响,他沉默着开始吞云吐雾,我一看挂钟,嗬!才四点出头,郑云龙是不是疯了,大半夜不睡觉扔我衣服还抽烟,那烟灰缸里满满都是烟屁股,郑云龙,你好样的。


  他沉默着抽完了手里的烟,然后掀了被子闷头就睡。


  “你怎么回事儿啊?你抽这么多烟明天准咳嗽,就算这种烟没啥味也不能抽得这么狠哪。”我忍不住数落他,他还是不理我,行吧。


  很快我发现郑云龙根本没睡着,他自己在那抱着枕头哭着小声喊“嘎子”,特别小声,好像被我发现了就是认输了一样。哭得我心疼,自己对象,生气了就哄呗,他气我也气,两个都得病,我隔着厚厚的被子把他抱住,像之前无数次那样轻轻拍他,他渐渐沉入梦乡。


  我又仔细想了想,觉得自己真的没做什么值得大龙发这么大火的事。问题不是出在我这,估计就是工作了,第二天我可要去剧院好好问问其他人。


  大龙没睡多久,六点多又不安稳地醒了,真的太奇怪了,像他这样奉行“睡觉养生法”的人,平常都是有空就睡觉,一睡就雷打不动地睡到天荒地老,在他旁边黄河大合唱都不会醒,每天早上我不叫他他绝对不起,我还特地录了起床铃声只求这位大爷能不迟到,今天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他就这么坐到了七八点,又爬起来收拾准备去剧场了,这两天新戏排完在走台了,他特别忙,前两天我去剧场看他,一大群同事朋友跟我告状说大龙投入起来饭都不吃了,我特别生气,也不记得有没有好好教育他了,最近记忆力变得有点差......等等,大龙不会是因为嫌弃我才不理我吧?


  大龙已经在厨房做早饭了,今天会有什么好吃的呢?我被好奇心驱使着爬起来走向厨房,看到大龙刚刚装盘好两份早餐,我还没来得及高兴,下一秒他突然就冷着脸把其中一份倒掉了。


  “郑云龙你怎么回事儿啊?你对我生气也别浪费啊!生气就别做我的早餐了,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我真的又惊又怒,我们两在一起这么久,小吵小闹也不是没有,但这么膈应人的还是第一次。


  他被我骂完又是眼睛红红嘴巴嘟嘟的模样,我根本生不起气来了,刚想伸手摸摸他安慰他一下,谁知道他又后退一步把空盘子放进了水槽里,我扑了个空,他可能还是在生气,那我可要好好想想怎么哄好这个像小孩子一样耍脾气的小暴龙了。


  他吃早餐,我就趴在他对面看他,心里想着等下和他一起去剧院好好问问同事们这是怎么回事。


  剧院离家不远,步行就能到,平常大龙下了戏我们都会手拉手一起散步回家,特别特别好。我看到大龙偷偷往我的方向伸了几次手又在我牵住他之前收了回去,那股火气又冒了起来,不牵就不牵,不差这一天!


  到了剧院,大龙谁也没理直接钻进了总经理的办公室,原来大龙是因为和制作方理念不合吗?这样的话不应该早就不演了吗?这可没几天就要开演了啊!


  不过也奇怪,本来开演前剧院应该是热热闹闹的,今天怎么就几个人啊,平常还会笑嘻嘻地和我打招呼,今天干脆把我当空气!看来大龙和剧院确实闹了不小的矛盾,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大不了我们回北京,有我一个角色就有他一句词。


  大龙从办公室里出来了,总经理客客气气地把他送出来,看来这个谈话是有结果了。大龙看起来累得不轻,脚步虚浮地往舞台上走,都怪他前一天晚上没休息好,你看今天精神状态马上就不好了吧!


  气归气,我还是赶紧跟上大龙想好好跟他说说。


  大龙没走到舞台上。他在后台堆杂物的地方停下了,原本空着的地方被散乱的灯架占满,那灯架碎得破破烂烂的,上头还有斑驳的深色的色块。


  大龙哭了。一开始只是不停掉眼泪,然后肩膀就跟着抖了起来,慢慢地他呜咽出声,又转为放声大哭,撕心裂肺地哭。这样特别伤嗓子的,他是不是不想继续唱音乐剧了!我赶紧去拉他——


  我的手穿过了他的身体。


  我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


  怎么回事?


  我想起来了。


  前段时间剧院在大龙演出彩排的时候出了事故,灯架松动了,轰地一下向大龙砸去了。


  那天正好我去看他彩排,灯架松动的时候我就在舞台边,所以我想也没想就朝大龙扑过去。


  灯架砸中了我。


  我没挺过去。


  看他还活蹦乱跳的样子,我应该保护好他了。


  说实话,我挺庆幸那天我在的,也挺庆幸我跑得够快。


  无论再给我多少次重来的机会,我都会冲上去的,没得商量。


  我几乎看不见自己的手了。


  我回不到他身边了。


  我们没有以后了。


  我希望他赶紧忘记我,别再想我了。


  我还想再看他一眼。


  算了,你还是别再想起我了。


  我的大龙。


  fin.


  

【伞修】你是谁?

小学生文笔,重度ooc
人生第一次写文,求轻拍
老叶视角
看了《苏菲的世界》突然产生的脑洞
自娱自乐没有文笔没有逻辑

人在无聊孤独时才会感时伤怀。

你是谁?

叶修盯着面前自己的倒影,脑中没由来的闪出这句话。

我是叶修。他几乎不用想就能回答。但他忽的又茫然地低下头。名字,对他来说真的不过就是个称呼而已,想他当年离家出走,不是照样拿着叶秋的名字风生水起地过活了十年?

那假如,他不叫叶修呢?假如他就是叫叶秋又或是……苏沐秋呢?

他又抬头盯着面前的石板,感觉视线似乎有一瞬与记忆中少年温润的目光相接。

眼前渐渐模糊,最后又定格在他的脸上。

问题又回来了,

你是谁?

叶修伸出食指点点倒影中的人:“你是我。”

那我是谁?

倒影中的人只是静静地看着他,没有反应。

像是为了说服自己一样,叶修又点点自己,将句子颠倒过来:“我是你。”

这两件事就像硬币的正反两面,在他脑海中翻来覆去,当一面变得更大更清晰时,另一面也随之变大变清晰。

那么一霎那,仿佛他才是那个镜中人,但他又被赋予了生命。

他活着。

但有一天他会死去。

唯有意识到他终将死去,他才能切实体会到活着的意义。

他像突然醒悟过来似的,对着面前笑笑,不知道是冲着倒影还是面前石板上的人。

他摸出烟和打火机,用手小心拢着点燃。

自己真是不能闲下来,无聊到想这些有的没的。

问题不了了之,又像早有了答案一样。

但那又怎样呢?苏沐秋会活在叶修的荣耀里,不是吗?

叶修离开了南山。